鹿血鹿鞭片新闻摘要返回> 

女子长16巨乳只能坐着睡觉 走投无路求助

更新时间:2021-04-03 10:10:27

  开县女子廖启凤跟着丈夫在武汉打工,家里接连遭遇不幸,让这个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

  1月9日清晨,零下2℃的武汉青山区,47岁的廖启凤戴上口罩打算出门输液,她捂住重达16斤的胸部,想让自己走快点。可从居住的拆迁屋到公交车站,500米的距离,她必须停下来歇七八次,稀疏的人群中瞟来异样的眼光。

 廖启凤在简陋的出租屋里

 每走一小段路,廖启凤就要休息一下

  廖启凤有些累,当这些目光投在身上时,她没有力气去害羞。如今,生命危在旦夕,她咬牙向当地媒体求助,引发关注。

  走投无路

  她咬牙向媒体求助

  “廖启凤,您好点没得?我在电视上看到您了。”上午8点,戴着口罩的廖启凤在公交车站被邻居老顾发现,等车的人群很快也留意到了她。

  零下2℃的清晨,她在冷风中就只套了件秋衣,绷得太紧,纽扣早就全部崩掉,巨大的乳房尽管被毛衣层层裹住,但仍然掉到了肚脐,有人轻声议论,有人干脆冲着廖启凤笑了出来。“您们莫笑她,她都快死了!”老顾站出来,板着脸吼了一声。

  廖启凤很难受,背过身悄悄地抹了把泪。她说,没办法,再难都必须出门,如果不坚持输液,巨大的乳房压迫,诱发哮喘、心肺功能等疾病,随时可能要了她的命。

  “得这个病,如果不是走投无路,谁会好意思站出来求助,让人看?”廖启凤一直在叹气,她说,得了巨乳症,是件难以启齿的事,但现在走到了绝境,只有咬牙站出来求助,“我想活下去。”

  一时间,这个长着巨乳的女人,成为各地媒体采访的对象。

  艰难生活

  10多年来一直坐着睡觉

  蜂拥而来的关注令廖家人又喜又悲,他们看到了被救助的希望,但更觉得这样的选择很无奈。廖启凤说,现在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。

  家庭的变故从1993年开始。“那时,我大女儿7岁,二女儿两岁,小女儿刚出生。”当年,开县芭蕉村,廖家乖巧的三姐妹曾一度被村里人所羡慕,但也从那年开始,全家人的生活被彻底改变。

  廖启凤说,小女儿邓青秋是在当年3月出生的,到了6月,才27岁的她胸部开始变大。初,她以为是产后身体发胖,但乳房疯长,很快就垂到了肚脐,此时全家人才意识到麻烦来了,“我本来就有哮喘,乳房变大后,发病越来越频繁,必须长期吃药控制。”

  丈夫邓德香意识到,他必须跟同村的男人一样离家挣钱为妻子治病。1994年,他跟着村里人去了新疆,每月准时寄钱回家,艰难维系一家人的开销。

  廖启凤失去劳动能力,家里越来越穷,逐渐地,巨乳也令她吃尽苦头,“我不好意思出门,长期躲在家里,但在家也不好受,站着呼吸困难,躺下更出不了气。”

  1年后,乳房疯长到了16斤,走路开始失去重心,颈椎和腰椎变得不堪重负。从那年开始,廖启凤不能再躺着睡觉,每晚坐在床边,逼着自己睡着,但胸前沉重的感觉,又会让她每隔不久就会醒来。

  接连变故

  一家人10年没有团年了

  日子一天天艰难维系着。1996年,大批重庆籍农民工涌向武汉,住进青山区厂前街的城中村,丈夫邓德香也跟老乡们从新疆迁移来这,没有手艺,靠干重活苦活谋生,廖启凤开始辗转于重庆和武汉两地生活。

  此后的10多年里,廖启凤咬牙挺了过来,照顾三个女儿,眼看着女儿们一天天长大,又一个接一个失学,“身体的痛都不算啥,但没想到更多的不幸,还会接二连三地砸到我们头上。”

  1997年,哥哥廖和顺疯了,邓德香在建筑工地干活时被砸伤,智力受到影响。日子艰难地来到2006年,大女儿结婚了,眼看着日子一天天好起来,但不久,女儿就因丈夫赌博离异。3年后,作为家里顶梁柱的二女婿遭遇车祸,欠下15万医疗费后身亡,离开时,廖启凤的外孙女仅6个月大。

  家中接连遭遇变故,小女儿15岁便到了沿海务工,为了生计奔走各地的廖家人,从此便少有相聚,为了节省路费,已10年没有聚在一起过年了。

  咬牙求助

  日子再难也想活下去

  去年初,廖启凤行动更加艰难了,大女儿把她接回了开县老家,借钱买了辆电动车载着她出入医院,但9月份,生活无法自理的廖启凤不想再拖累大女儿,又只身从开县老家到了武汉回到丈夫身边,但身体病症开始不断加重。

  “我扶着您,不怕,慢慢走。”9日傍晚,廖启凤从社区医院输液回家时,丈夫邓德香已摸黑等在了马路边,一把扶住她。近,廖启凤喘得越来越厉害,500米的距离他们走回去得歇七八次脚,走20多分钟。

  晚上8点,木门被“嘎吱”一声推开时,锅里是热腾腾的馒头,一旁放了碗咸菜炒肉。廖启凤行动不便,日常生活已无法自理,每天干完活,邓德香就会一路小跑回家做晚饭,清晨离开时再把午饭备好,大多数时候是青菜稀饭。治病,让老两口已经无力承受额外的开支。

  “今天累不累?”“不累,喘得好多了,年前肯定能好。”“今天有肉,您多吃点。”…….邓德香和廖启凤感情很好,每周他们会固定吃一顿肉。昨天,几块肉夹来夹去,都进了廖启凤的碗里。

  “我把他拖累了,但他说不怕,当夫妻就是要一辈子互相扶持。”廖启凤说这话时,看着丈夫哭了。她说这19年来,常痛得生不如死,“在外面打工不容易,我多活一天,他就多个伴。”

  各方施援手>

  工友:用三轮车接送她去医院

  在青山区厂前街,廖启凤的家位于这一片即将拆迁的老屋内。两年前,周边开始拆建,当地人纷纷搬走,一些务工人员也陆续搬离,留下来的大多是没有手艺、靠做重体力活求生的群体。

  连日来,全国大量媒体涌向这个城中村,这些平时不太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的邻居主动挤进镜头里,用拗口的普通话请求大家,出手帮帮廖启凤。

  在厂前街,廖启凤一家也一直得到大伙的帮助。“廖启凤,我明天没得活路,您早晨几点走,我来拉您去医院。”9日晚上,四川人魏国华推门进屋,他是工地里的搬运工,买了辆电动三轮,方便出入工地干活。但只要没活干,他就负责来回接送廖启凤,“住在这的人都不容易,互相帮一把,小事情。”

  和魏国华一起来家里的,还有门口小卖部的老板向朝前,51岁的老向拎了两件厚棉衣。他说,是一个湖北麻城的工友临走时放在店里的,“他回老家了,叫我一定转交给您。”

  春节临近,住在厂前街的很多外来务工人员打算回家了,跟往常一样,临走时,他们大多会来跟邓德香告别。大伙都知道,每年春节,邓德香是这里极少数为了省钱不回家的人。

  医院:武汉重庆两地提供帮助

  廖启凤的遭遇经当地媒体报道后,已在武汉引发关注。9日下午,武汉多家医院的专家教授组织了会诊,记者与治疗组负责人、中华医学会湖北省整形外科学会副主任委员金志福教授取得联系。他表示,廖启凤的巨乳症,病情严重程度超出想象,若再不及早治疗,将压迫脏器,引起并发症导致死亡。

  “通过详细的检查,廖启凤不仅患有多年支气管哮喘,肺功能也极差,麻醉风险很高。同时,患者属于过敏性体质,术中可能出现过敏反应,引起休克和死亡。”金教授说,专家组目前的方案是,先对廖启凤目前的病症进行调理、缓解后再做手术。

  针对廖启凤的病情,连日来,记者也与西南医院取得联系。西南医院表示,整形美容科将与廖启凤取得联系,若其愿意回渝治疗,将立即为其提供帮助。同时,若在武汉治疗,有需要时也将介入武汉专家组对廖启凤手术方案设定,大限度地提供援助,帮助这个家庭走出困境。

鹿血鹿鞭片在线订购下单

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